阿水伯 35年次 阿水嬸 38年次 退休人員 育有1子2女

水伯是“正港”的基隆囝仔,出生於碼頭工會旁,他見證了基隆港的繁華與衰退,他回想起從小家裡爸爸跟哥哥賣便當給工人的情況。

後來改用鋁製便當盒來販賣,食用完的便當盒會回收沖洗再使用,因爸爸目不識丁沒有每天記帳,導致在民國六十一年結束營業清算時,發現有四、五百萬的呆帳。阿水伯結婚後開始在交通運輸公司當駕駛員,得空會幫阿水嬸賣麵

後來改用鋁製便當盒來販賣,食用完的便當盒會回收沖洗再使用,因爸爸目不識丁沒有每天記帳,導致在民國六十一年結束營業清算時,發現有四、五百萬的呆帳。阿水伯結婚後開始在交通運輸公司當駕駛員,得空會幫阿水嬸賣麵。

好讓她避開稽查的日子,在那個時代,人與人之間靠著這一碗碗的麻醬香建立起濃厚的關係。讓阿水嬸印象深刻的是:在那吃麵的客人,吃完都會主動將碗筷放在清洗桶內,若有客人沒收,其他看到的客人就會吆喝他。營業到下午二點收攤,此時她就得將沒賣完的食材扛回山上,一扛就是三十年,後來阿水伯退休後才用車子運回。